跳至主要内容

胶园一景



有些情景,你可能已经忘记,或者你根本不知道。

上图是工人在橡胶园工作的情景,不知道有多少人见过呢?

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

馬幣一百可以買到什麼書?

我喜歡看書,更喜歡買書,但是書越賣越貴,只好少買了。
但是,還是有辦法買便宜書的,怎樣?
看看我新的讀書節目【書香記】,你可以找到答案。


https://youtu.be/6k5j6KE5i5M

去戏院

在各种播放媒体泛滥,迷你影院盛行之前,我们要看电影都必须去戏院。
嗯,戏院,我们都习惯叫戏院而非电影院。 那时候看电影就像一个仪式,一般上我们会提早吃饭(不管是午饭或晚饭),然后各自骑着摩托车集合后,三两朋友去到戏院排队买戏票。
那时哪有预订服务,想看电影就得乖乖到戏院排队买票吧。 售票阿姨坐在玻璃柜台内,这个柜台都被玻璃覆盖着,只在下方留下一个约有六寸高度的洞口,方便付钱及取戏票。 戏票钱一般上是马币四或五块,视乎什么电影,我记得当时看谭咏麟、曾志伟和张曼玉主演的《双城故事》才马币三块,我甚至还看过马币两块的电影呢。 那时的戏院一般可分为上下两层,通常我们都会选上层的第一排座位,可以翘脚又不会被前面的人遮挡,挺舒服的。 买了戏票后当然就得买零食,那时零食摊位所售卖的零食款式比起现在可是多了数十倍,从薯片到糖果,从嘉应子到橄榄干,什么都有。 而最多人买的零食是瓜子、鱿鱼丝及爆米花,尤其是瓜子,几乎人手一包,那时候看电影不啃瓜子都不叫做看电影。 经过查票后进入影厅,摸黑的找到位子坐下,就将瓜子包打开,开始啃着瓜子等电影播放。 宽大的屏幕在电影播放前通常都会被厚厚的布幕遮住,而在屏幕前则有一个蛮大的舞台,那时戏院还充当了电影上映的宣传地点,而这舞台就是让演员导演站台的地方。 当布幕徐徐张开,影院的灯光暗淡了下来,就说明了电影即将播放,然后就听到滋滋喳喳的声音,一大片白光从身后照射在屏幕上,然后白光化作映像,电影开始了。 戏院是用菲林播片然后投影在屏幕上,清晰度当然比不上今天的数码化映像,但那带着噪点的映像,偶尔有人起身上厕所,身影被投射在屏幕上,然后传来一声声的嘘声,这才有看电影的味道。 有时候电影播放到一半,会忽然断掉变得一片白画面,那时因为片子过长,播放员要换菲林卷,大家也趁机上厕所,待换好菲林卷后,影厅再次恢复黑暗,电影继续。 八九十年代的戏院多是小型经营,各自为政,我进过的那间两块钱的戏院,没有冷气,就开着吊扇,观众坐在木板椅子上,电影播放到一半查票员进来查票,口中还叼着香烟呢! 电影播完了,灯光亮起,大门打开,观众也陆续的站起身来,这时会听到此起彼落的哗啦声,也见到很多人都用手拍打身体,有些人甚至跳了两跳,这都是因为啃瓜子呀!大家把瓜子壳都随手扔,身上自然就是一大堆的瓜子壳,站起身来就哗啦啦的往地上掉,这时就会见到清洁阿姨或阿伯拿着扫把来扫瓜子壳。 一切都很自然,没有…

【阿甘的乱糟记事簿】热得想杀人!

前阵子有幾天的天氣是超級的熱,而我覺得,生日那一天似乎就是很熱很熱...所以我都搞不清楚那天發生的究竟是真的還是幻覺... 現在的社會,生日當天一定會收到很多人的祝福,不管是來自網絡或手機,當天的信息流量應該算得上是全年之冠吧! 記得有個朋友說,在生日當天,不論是社區網站、手機還是各種途徑,如果沒有收到至少一百個祝福的話,就得想想自己的人際關係是否出現問題了。 嗯... 我不懂是不是這樣,但還好,當天我收到的祝福過百,說明我的人緣還不錯吧? 雖然多數的信息都是簡單的一句祝福,如生日快樂、哈皮哈皮等,我也知道這都是因為社區網站的系統提醒,並沒有多少人是真正記得我的生日。 可是我覺得,就算是系統提醒,也要朋友有心才會發出祝福信息,不然睬你都傻的。 所以還是很感謝大家,謝謝了。 可是,在一眾的祝福裏,其中有一則,呃... 應該說是一通電話,讓我不知是真的發生還是因為天氣太熱而產生幻覺。 這一通電話不是我所認識的人,但是因為工作的關係,要取得我的手機號碼並非難事,所以我經常會接到一些不認識的朋友來電,通常都是關於各種活動拍攝的一些資訊。 這一通電話是在當天晚上十一點多的時候接的,今年的生日還剩下半個小時就過去了(這句子就有點怪怪的~)。 當時我就在看著FB上一則則的留言,這時候我的手機響了起來,拿起來一看,是一個不認識的號碼。 「喂?」 「你好,請問是阿甘老師嗎?」電話那頭傳來一把低沈的男聲。 「對,請問你是...?」聽聲音還真的聽不出來究竟是誰。 「哦,阿甘老師,先祝你生日快樂。」 「謝謝,請問是哪位,有什麼我可以幫到你的?」心想,應該是客戶吧? 「老師,請問你有外拍的對嗎?」 「是的,不知你是婚禮還是活動呢?」隨手就拿起桌上的紙筆,想要記錄下來。 「嗯...算是一種活動記錄吧...」 「可以呀,是活動記錄嗎?請問日期和地點是...?」 「這樣說吧,日期和地點還不確定,另外... 這不是尋常的案子,我也不懂你敢不敢接。」 「哈哈,這麼神秘?好呀,說來聽聽。」 「... 」電話那頭一陣寂靜,似乎在考慮著。 「喂?你不說話我就蓋電話了,我還在忙。」我有點不爽,這傢伙好像在玩我。 「阿甘老師,我接下來有個Project,想請你幫我記錄整個過程。」